塞尔维亚总统身高2米却身段软是无尊严底线还是手段老练?

  弱国无外交“弱国无外交”本是中国的外交家在民国时回顾当时中国外交史发出的感慨,用在塞尔维亚这个小而弱的国家身上也非常合适。我们不必回顾塞尔维亚曾经的历史,因为这个国家最辉煌的时代乃是从近代开始。塞尔维亚地处巴尔干半岛,在19世纪初的欧洲革命运动中获得独立,并拓展了自己的版图,国土面积达到了8万余平方公里。自独立开始,塞尔维亚面对的就是“火药桶”一般的巴尔干半岛。

  由于巴尔干半岛位于地中海与黑海之间,于是就成为沙俄打通到地中海区域、奥匈帝国南下扩张、英法通往东亚的重要战略要地。19世纪到20世纪,英法俄奥等大国在这片区域上展开了连绵不息的争夺,倾注了大量的火药和炮弹。从战火中独立和新生的塞尔维亚也经历了炮火的考验,并且成为了“马蜂窝”一般的存在。一切都要从1914年,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访问萨拉热窝开始,斐迪南大公乘着车在大街上被簇拥着前进,突然闪出一名男子,手持勃朗宁自动手枪,朝着大公及夫人连开7枪,造成两人当场死亡。

  而这名男子就是一位塞尔维亚青年,狂热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他的刺杀行动引来了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宣战,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历史书上认为萨拉热窝事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端。然而令人称奇的是,塞尔维亚军队居然成功抵挡了数倍强于自己的奥匈帝国的三次进攻,直到奥匈帝国、德国、保加利亚组成的同盟国共同出兵,塞尔维亚才被打败。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同盟国战败,塞尔维亚全境恢复,再次令人称奇的是,此时塞尔维亚与黑山、克罗地亚、波斯尼亚、斯洛文尼亚、伏伊伏丁那共同组建了南斯拉夫王国,并取得了一定的发展。

  二战爆发,南斯拉夫再次被轴心国入侵,不过此时,涌现出以铁托为代表的革命人士率领南斯拉夫在积极反抗。1945年,苏联帮助光复南斯拉夫,并支持铁托成为南斯拉夫最高领导人,建立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但由于斯大林要求铁托完全听从于苏联命令,同样强硬的铁托坚决不从,南斯拉夫与苏联决裂,同时南斯拉夫铁托与埃及纳赛尔、印度尼赫鲁共同建立了“不结盟运动”。彼时,在铁托的领导下,奉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南斯拉夫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人们过上了较高水平的生活。

  但也一直深受苏联威胁和制裁。随着1980年铁托去世,国内各种矛盾激化,南斯拉夫开始分裂,四国退出。1992年,为谋求发展,原南斯拉夫成员国塞尔维亚和黑山组建成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可是西方国家岂能善罢甘休。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势力逐渐退出南联盟,东西德统一,德国实力大增,妄图控制科索沃地区的石油管道。而美国为首的北约,同样看上了南联盟对于控制西亚北非等地石油天然气资源的优越地理位置。

  在霸权主义笼罩下,战略地位和丰富资源都似乎成为了一个地区的原罪。于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煽动塞尔维亚科索沃地区民族矛盾,1996年阿尔巴尼亚人成立所谓科索沃,开始独立运动,爆发科索沃战争。塞尔维亚人坚决反对,极力遏制国内分裂势力。但1999年,美国率领北约同盟国,绕开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塞尔维亚实行了长达78天的炮火轰炸,巴尔干半岛的烽火硝烟再次被点燃。其中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恶意轰炸,三名中国记者被炸身亡,引起了中国政府及人民极大的愤慨。

  随后召开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北约宣布结束轰炸,并宣告塞尔维亚失败,科索沃独立。就这样,塞尔维亚不得不屈服于北约的导弹之下,但是他们绝不承认科索沃独立国家地位,中国和俄罗斯同样也不承认。但科索沃战争一直是南联盟发展的一大问题。2006年,黑山共和国通过全民公投宣布独立,从南联盟中独立出来,塞尔维亚也恢复单独国家身份。塞尔维亚毕竟是一个蕞尔小国,国内经济以服务业为主,近年来经济不景气,国际社会上总是遭美国打压,日子并不好过。

  塞尔维亚试图通过加入欧盟来解决国内困境,但是欧盟对于他设置了严格的考核条件和时限,时至今日,仍然吊着塞尔维亚的胃口。弱国无外交,作为一个先天不足的小国,塞尔维亚试图通过组建联盟,来争夺国际社会话语权,但奈何大国总是从中作梗,好在塞尔维亚骨子里流淌着的抗争与不屈的血液,从来没有在大国的面前卑躬屈膝过。可以失败,但不可以下跪。美国的小椅子武契奇,塞尔维亚总统,生于1970年,他的父亲是著名经济学家,母亲是一名记者,在大学就读时学的是新闻专业。

  他生于铁托领导下蒸蒸日上的南斯拉夫联盟时期,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教育,并经历了一段国家强盛、生活富足的时期。但是,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武契奇眼看着曾经伟大的国家联盟四分五裂,一败涂地。1993年,年仅23岁的武契奇步入塞尔维亚政坛,然后他经历了科索沃战争等一系列国家巨变,也见识了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塞尔维亚的暴力干涉。武契奇从血与火中走来,一步步攀登上了塞尔维亚总统宝座,同样也继承了塞尔维亚人民不屈的意志。

  到了2020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心血来潮,想在“促进国际和平”上做些事情。于是他关注起科索沃纠纷,他要求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与科索沃地区领导人霍蒂在白宫签署经济正常化协议。条件是会给塞尔维亚2亿美元的援助,以及130亿美元的后续投资,帮助塞尔维亚走出困境。消息传回国内,塞尔维亚人民愤怒了,他们认为这是武契奇在丧权辱国,塞尔维亚总统怎么能与分裂地区头目坐在一起谈判,这不相当于承认了科索沃独立地位吗?塞尔维亚人民就是如此铁骨铮铮,这也是一个国家从战争中磨砺出来的民族精神。

  寸土不让,即使是金钱利益交换也不行。可是武契奇作为一个小国总统,他必然不能如此意气用事。他理解并赞同人民群众的想法,但他也知道获取经济援助对此时的塞尔维亚的重要性。与此同时,由于和科索沃不正常的关系,塞尔维亚已经付出了太多的财力、人力和精力,而且在国际社会上也备受限制,美国总统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但是他似乎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好糊弄的人,好大喜功,爱面子,自以为外交能力超群的人,弱点也非常明显。

  于是他答应了美国的要求,但同时在谈判中坚决反对出现任何支持科索沃独立的字眼,以此向塞尔维亚人民交代,以至于特朗普不得不将这一条文删除。到了白宫,自以为睿智的特朗普,用尽了看来令人可笑的小心思。首先,在签署协议时,本来安排在白宫内的罗斯福厅,但是临时临尾,特朗普改变了主意,他要求就在自己的办公室举行。那两位总统坐哪里呢?简单,他让工作人员搬来了两张跟特朗普总统办公桌差得远的小桌子,一左一右摆在特朗普左右,这样,两国总统在简陋的小桌子上签署了协议。

  在签协议时,特朗普又用尽歪招,本来元首谈判好的协议,特朗普又夹带私货,增加了一条塞尔维亚同意在以色列建立大使馆的条文,这让武契奇在签完协议翻看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目前在以色列设立大使馆的只有美国在内的两个国家,塞尔维亚建立大使馆,相当于承认了以色列的地位,美国又成了赢家。签完协议,特朗普在与武契奇对谈时,又使了略显下作的手段,他命人搬了一张小得多的椅子放在他富丽的办公桌前,一副领导约谈下属的样子,根本不符合两国元首会面的基本礼仪要求。那是一张极其狭小的椅子,对于身高两米的总统武契奇来说,连坐都难以坐下。

  面对这样一张椅子,相信武契奇也犹豫过,纠结过,但是正如他事后所说,为了国家利益,他愿意委屈求全,他也必须这样做,即使椅子再小些,他也愿意坐下去。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明白,特朗普喜欢面子,那就给足他面子好了,只要承诺兑现就好。就仿佛特朗普访日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做的那样。武契奇坐小椅子的照片传回塞尔维亚国内时,人们充满了不解,但同时很快到达的是,美国的承诺和援助。

  后来当特朗普沾沾自喜于自己既维护了世界和平,又实现了美国的利益,憧憬着能够获得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时,也许武契奇也在心中窃喜,以个人的屈辱换得了国家的利益。一个是久经沙场的政治老手,一个是肤浅自大的政治素人,到底是谁戏弄了谁呢?世界面前的哭泣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了世界,面对汹涌的疫情,全世界都面临着医疗物资短缺、救治能力不足、无经验应对等问题。世界上最大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英美都对此束手无策。

  更不用说塞尔维亚这样的小国,迅速攀升的感染人数与极其短缺的医疗防疫物资、有限的救治能力形成了鲜明的矛盾。作为塞尔维亚的总统武契奇首先想到了最近的也是最发达的国家联盟——欧盟,身为欧盟准成员国,塞尔维亚多次向欧盟发出救助申请。但是收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搁置与无能为力。即使武契奇在世界镜头面前哭泣也不行,即使他带领塞尔维亚的外交团队向世界寻求帮助,带头在航班上啃硬面包也不行。

  老派的发达国家欧盟给不了任何回应。被迫无奈,他试着向塞尔维亚乃至南斯拉夫的老朋友中国发出求助申请。一直奉行在欧美之间如履薄冰的武契奇当然知道,美国和欧盟不喜欢塞尔维亚与中国走得太近,但是为了国内千万群众的生命安全,他没有办法了。没有想到,无私的中国人民,希望和全世界人民一起战胜疫情的中国政府,很快做出了回应。在经历了最严酷的阶段之后,中国强大的医疗系统,巨大的医疗物质生产能力都已经恢复,面对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面对正在遭遇威胁的塞尔维亚人民。

  中国政府用飞机连夜运送了巨量的防疫物资、甚至派去了最精英的防疫专家组。武契奇也感动万分,在机场亲自接机,以最高礼节亲吻每一名中国医疗专家的手,最后甚至亲吻了五星红旗。在中国的帮助下,塞尔维亚的疫情得到了控制,武契奇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出,当我向欧盟寻求帮助时,收获的是石沉大海,但向中国求援时,换来的是雪中送炭。塞尔维亚人民永远感激中国人民,我们是整个巴尔干半岛最早获得救援物资的国家。武契奇再次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当中国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成功之后,也向塞尔维亚捐赠了很多,武契奇再次在世界面前给予了由衷的称赞。在国际社会中,大国有大国的行事逻辑,小国也有小国的生存方式。武契奇总统作为新闻系的高材生,他必然懂得新闻造势的威力,他也知道以个人之受辱唤起民族自信心之重要性,他更明白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这也许就是他的小国外交逻辑。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